《2014年婚姻(修订)条例草案》符合法治精神  


《2014年婚姻(修订)条例草案》符合法治精神

保安局局长 黎栋国

终审法院(终院)在W案处理的问题是完成整项性别重置手术(或俗称变性手术),由男变为女的W小姐,该以出生时或变性后的性别结婚?终院裁定,已完成整项性别重置手术的人结婚时应被视为变性后的性别,可与异性结婚。

终院亦提及一连串并非由W案引起,但变性人士(包括未完成变性手术的人)面对的困难和性别认问题,希望行政和立法机关考虑如何处理。

政府尊重和重视终院的裁决和建议,我们同步从两方面积极展开工作。

第一,基于终院裁决,政府有责任提出《2014年婚姻(修订)条例草案》(《条例草案》),将裁决以成文法纳入法例,让公众清楚法律关于已完成整项变性手术人士的结婚权利,这是法治精神的重要原则。

第二,因应终院的建议,政府在今年年初成立「性别承认跨部门工作小组」(「工作小组」),由律政司司长出任主席,先理顺各项相关的法律问题,参考海外的法例和政策,聆听法律、医学等专家意见,再咨询公众,让各方深入认识议题,凝聚社会共识,「工作小组」至今已进行多次会议。

在落实终院裁决方面,虽然议题复杂,但我们已尽快于终院下达命令后半年内做好所需前期工作,于今年一月向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简介工作方向,全速草拟并提交《条例草案》。

立法会法案委员会已举行了五次会议,讨论《条例草案》及听取公众意见。以下几点澄清,希望有助各方了解《条例草案》的内容和目的。

《条例草案》完全符合现行异性婚姻制度

首先,有市民因为反对同性婚姻而反对《条例草案》。事实上,终院已清晰表明,W案与同性婚姻无关。W小姐的情况属于「易性症」(Transsexualism)。根据医学意见,这些人士由于身体上的性别跟自己意识的性别不吻合,产生长年累月的精神困扰,并希望改变身体以拥有另一性别的特征。「易性症」与同性恋是两码子事。

《婚姻条例》第40条订明,凡根据条例举行的婚礼,是经举行正式仪式,获法律承认,是一男一女自愿终身结合,不容他人介入。有关规定不会因为通过《条例草案》而改变。W小姐完成整项变性手术后有权以女性身份与男性结婚,完全符合现行一夫一妻的异性婚姻制度。

整项性别重置手术治疗「易性症」人士精神上不安和焦虑

第二点,有意见认为政府在《条例草案》中,加入了变性人士必须接受整项变性手术的「条件」,等同强迫变性人士接受手术,向他们施以「酷刑」。有关说法不尽不实,本末倒置,我们必须严正澄清。

正如医院管理局负责变性手术的专家袁维昌医生所言,对「易性症」人士而言,以手术治疗方式使身体与所选择的性别尽量吻合,以解决精神上长年累月的不安及焦虑,是有医疗上的必要。在接受手术前,他们需先接受精神科医生和临床心理学家一段长时间的评估和治疗,包括服用异性荷尔蒙及至少12个月以异性打扮的实际生活行为体验。外科医生会先向当事人清楚解释手术的后果、风险及影响,并在他们深思熟虑后和同意下进行。绝大部份接受了手术的人士,都能在往后的日子消除不安及焦虑。

显然易见,对「易性症」人士而言,以手术来治疗不安及焦虑,实在是一种解脱,怎能说成是酷刑呢?

批评《条例草案》过分狭窄苛刻、未有照顾跨性别人士的需要的人,忽略了一个重点,就是对于未接受整项变性手术的人,是否能以其选择的性别结婚,属性别认的议题,终院未有在W案作任何决定。这个议题影响甚广,《条例草案》没有任何基础处理,需交由「工作小组」研究。

提出《条例草案》符合法治精神

最后,有意见指不修改《婚姻条例》,W小姐都可以在终院命令生效之后,按终审法院裁决结婚;为什么政府要提出《条例草案》呢?

我必须重申,终院已作出终极判决,尽快将法律条文更新,是最符合法治精神的做法,也是良好管治应有之义。这不单显示我们尊重、落实终审法院的裁决,亦可透过成文法在《婚姻条例》内清晰反映判决。已接受整项手术的人的结婚权利亦会获得清晰的法律条文保障,这是其他做法(包括不修改法例,或只在法例内指明按照行政指引决定变性人的性别)不能达到的效果。经修订的《婚姻条例》可使包括拟结婚人士、婚姻监礼人,及所有巿民明白法律的规定,减少误解或造成不必要的争议。

《条例草案》的唯一目的,是不折不扣、不加不减如实地将终院不可逆转的裁决反映在法例中。《条例草案》与同性婚姻无关。政府会继续努力,向议员和公众解释草案内容,争取立法会尽快于终院命令生效之前通过《条例草案》。

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日